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江西全飞秒激光原理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8-01-24 03:22:5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江西全飞秒激光原理,南昌最成熟的近视手术,南昌全飞秒哪家好,南昌近视怎样恢复,南昌激光手术治疗近视多少钱,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的危害,景德镇治疗近视眼需要多少钱

1987年中国第一部古装大剧《红楼梦》开播!当时,这部电视剧引发了全国性的收视热潮。30年间,此剧已重播千余次,被誉为“中国电视史上的绝妙篇章”和“不可逾越的经典”。今年是87版《红楼梦》播出30年,同时也是其中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去世10周年。

近日,中国轻工业出版社出版了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,宝玉的扮演者欧阳奋强亲自执笔,回忆属于他们的红楼,他们的青春。

一、关于这本书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

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

微店有售

扫描二维码

进入购买页面



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对87版《红楼梦》播出30周年的一次纪念总结,有当年拍摄戏里戏外的点滴故事,全国海选、集中培训、正式开拍,多情公子和大观园中的姐妹在镜头外,有竞争也有友爱。这些青年男女脱下凤冠霞帔,走出红楼,踏上了各自的人生道路。

除了演员,作者也将笔触聚焦于王扶林导演,以及配音、作曲、演唱、服画道等幕后人员。王导的气魄与才华,幕后人员的通力协作,都是《红楼梦》得以成功不可或缺的因素。30周年之际,作者携手当年参与电视剧拍摄的所有主要创作人员和演员,以第yi手的资料与读者共同完成这场盛大的文化集体回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★2017年是87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播放30周年。本书是87版《红楼梦》剧组30周年纪念唯一官方指定图书。

贾宝玉扮演者欧阳奋强亲自执笔,采写了100多位剧组人员,讲述该剧筹备、拍摄的细枝末节、来龙去脉,讲述红楼演员的人生故事,再现影视创作中已许久不见的“工匠精神”。

图片珍贵:书中图片大多来自演员珍藏,有很多都是首次公开,设计师用原照片电分调图,忠实还原“红楼梦”的古典美,再现80年代中国的颜值担当。

内容全面:涵盖几乎所有演职人员,出镜的主演、群钗、丫鬟、婆子、小厮、小孩;幕后的导演、配音、配乐、美术、化妆、服装,完整讲述每个人的剧组往事,人生历程,满足你对该剧的敬畏和好奇之心。

印刷精美、装帧精致,裸脊精装,方便阅读,适合珍藏。外包封展开正面为精选剧照组成的几年照片墙,背面有众主创人员的亲笔签名墙。

二、欧阳奋强忆“黛玉”:晓旭,想你



晓旭扮演的林黛玉无疑是成功的。

在《红楼梦》1987年春节初一开播的时候,晓旭的奶奶病重了,已经卧床不起,临终前为了看看晓旭扮演的黛玉,家人把奶奶扶起来看了电视。正月十四,晓旭的奶奶告别了人世,她老人家只看了晓旭的黛玉一眼!

《红楼梦》一拍就是三年,然后就是两年时间的各地演出。演出结束后,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单位。

从深圳大学毕业,我调到四川电视台担任导演工作。

后来,晓旭拍了《家春秋》,在里面扮演梅表姐,但87版《红楼梦》给我们这群人的起点太高了,晓旭的表演没能超越林黛玉。后来也有很多剧组找过她,对角色她都不是很满意,也就坚决地拒绝了。晓旭认为那些角色不适合她,如果去演等于就是在表演这条道路上走下坡路。

她说:"《红楼梦》给我开启了一扇大门,同时也给我关上了这扇门。"







王扶林(《红楼梦》导演):演林黛玉的肯定演不了其他角色,因为她太像林黛玉了!成为她个性了!

正是社会转型期,每个人都经历着动荡,压力之下都在找自己的位置。这种情况下,晓旭出国了,不过仅仅去了几个月她又回来了。

《红楼梦》播出之后的两年时间里,我们到各地演出。在演出的时候,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的著名歌唱家马国光十分欣赏晓旭,就把晓旭力荐给了战友歌舞团,这样晓旭调到了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。

偶然的机会,1990年晓旭的朋友听说长城国际广告公司要招标承包一些项目,她就跟着朋友去谈,也不是很上心。结果一谈,老总十分赏识她,当场就拍板和她签订了承包合同:每年向公司上缴十万!

1990年的十万,是一个大数字,晓旭又是刚刚涉足广告行业,挑战和压力都挺大的。到现在我还是觉得晓旭选择广告业是很合适的,因为她一直都是一个点子多的人。晓旭的第一个大客户是大名鼎鼎的五粮液集团,之后和他们合作了十二年。

晓旭爱琢磨精致点子的特性得到了充分的发挥,同时几个创意,送到客户那里,被选定的一般都是晓旭的--创意的案子没有写名字,客户并不知道里面有晓旭的创意。比如那条脍炙人口的"名门之秀--五粮春"就是晓旭的作品。

在广告这个行业打拼了近六年后,晓旭具备了单飞的能力,便脱离了长城国际广告公司,自己成立了世邦广告公司。

张莉(宝钗扮演者):我出国后,在北京方庄买了房子,晓旭那时也住在那边,所以偶尔我还和晓旭见面。她自己做公司后,打算一起合作,但是我已经定居国外了,还有就是我是做房地产投资的,她是做广告的,属于不同的领域,这些条件都限制了我们的合作。

晓旭说话是比较狠的,但多年在生意场上的磨炼,让她慢慢成熟起来。

公司刚刚开始的时候人员变动很大,这些变动和当时广告业的不规范有关。

晓旭说:"谁走我都不怕,哪怕只剩我一个人,我也有这个能力自己继续做下去!"

随着经验的增加和人的成熟,她开始体谅员工;尤其是在学佛之后,她的心态平和了许多。比如某个部门的主管要辞掉某个员工,晓旭就会想:把这个员工辞掉了,他(她)就没有工作了,那就给他(她)换个部门或者岗位吧。

在管理上晓旭是很严厉的,员工对她很敬畏和喜爱,既尊重又很敬仰,只要晓旭在公司,一定是欢声笑语的。

我们在生活里面都遇到了一些挫折,但彼此都没有告诉对方。也由于我们都忙于工作,有一段时间我和晓旭没有联系。不联系的原因应该是大家都憋着一口气,要在自己有点成绩后再说。

一天,办公室的电话响了,拿起听筒就听见一个女声:"我找欧阳奋强。"

我愣了一下,说我就是。她说:"你知道我是谁吗?"我当然知道了--是晓旭。她又继续开我玩笑说:"当了四川电视台的副台长不理我了!"我说:"不要乱说,我怎么可能会当台长呢?"她笑着说我摆架子,急得我直嚷嚷,她才说只是好久没有联系,想到成都看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。

很快,晓旭到了成都。我那个时候开的是一辆小奥拓车,就说:"你是北京大城市来的人,不习惯吧?"晓旭说:"你就是骑自行车我坐在后面都高兴。"晓旭说得很朴实,让我们之间已经有的一些生疏感一下就消除了。她喜欢吃成都的小吃,而且还是吃路边小摊上的麻辣烫。看着她吃得很香的样子,我觉得很委屈她。她轻描淡写地说:"很好吃,每顿饭吃这些都可以啊!"

胡泽红(贾惜春扮演者):晓旭是很喜欢孩子的,每次我们见面,她都要说:"最好把你们的孩子带上吧!"尤其她对妹妹陈晓阳的女儿更是宠爱得不行,你根本想象不出她有多么宠爱一个孩子,大人对孩子说话重一点儿,晓旭都不许。

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和她联系,也是一样不客气。我总是去她公司,她家太远我不想去。每次她都会带我去好的地方吃饭,吃完饭要司机送我去办事的地方。每次去北京都这样,我心里就有些过意不去。这时她就会开玩笑说:"你不是说你是小地方来的吗?你说北京是北京省,那你就是来省亲的,客随主便--你就听我的好了!"

最后一次和晓旭见面是2006年的5月,不知道她是有种不好的预感还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了,在吃饭的时候她说:"认识这么多年了,我们一次都没有聚过,今年想开个生日聚会,你再忙也一定要来啊!"

大概是这次见面不久,晓旭诊断出自己患病了。

胡泽红:为了给晓旭过生日,我准备的生日礼物是一张照片,一张我、晓旭、张莉、邓婕在拍完"红楼"之后的合影。这张合影之后,我们四个人就再也没有在一起合影过了。

晓旭说她有些我们一起的照片不见了,我就知道她说的是这张合影。

到了她生日那天她也没说聚会的事情,我想她是太忙了吧!准备寄给她,她说:"还是你到北京送给我吧!"

十月底就是晓旭的生日,我没有得到晓旭的邀请,这个时候她去了长春的百国兴隆寺,在那里待到了2007年的1月份。

姬玉(妙玉扮演者):我和晓旭一起去的法国。我们是在机场会合的,会合后我不经意地握着她的手,冰凉的。我对她说:"你不多穿一点儿!"她也没说什么。因为忙着办理登机手续,大家挺忙的,就听见晓旭说了一声:"健康真好!"我和晓旭从法国回来后又一起去了兴隆寺,一起通过了经进班,然后开始止言。止言的第一天,我还犯戒了。我们都住在楼上,但是不同的房间,楼下有道门是公用的。晓旭那天把钥匙带在了身上,我要上去拿点东西,一看没有钥匙,就对晓旭说:"你把钥匙给我!"说完,就知道犯戒了,使劲儿打自己的嘴巴。晓旭就抿嘴笑。我们之间每天也"说话",就是写在小纸条上,互相"说说话"。后来我因为有事儿,就提前回北京了。在兴隆寺我待了二十多天。

李耀宗:晓旭从法国回来后,我组织大家聚会了一次。聚会的原因是马来西亚有个部长正准备把《红楼梦》的原著翻译成马来文,他来到北京后,我说:"有两个人你一定要认识,一个是周岭,还有一个是晓旭。"聚会是在中国大饭店,我给晓旭拍了很多照片,她看着相机里面的照片说:"还是你给我拍的最好。"快要结束的时候,晓旭要提前走,不想去见马来西亚的客人了,我以为她不高兴了,就说:"人家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,还是见见吧!"

袁玫:拍完《红楼梦》之后,只要我到北京,就会打电话给晓旭、邓婕她们,约出来见面。2006年10月初我到北京,打电话给晓旭,要去看她。她说:"好啊,你来公司看我吧!"

我还是像以前在剧组的时候那样对她说:"不去公司,去你家看你!"她说:"好啊!"我就到晓旭家去看她,聊了很久,她提议到她家的院儿里走走。晓旭家有个很大的花园,我们就挽着胳膊在里面边走边聊。走了一会儿,晓旭说:"我们回屋子里面聊吧。"我说:"走着聊天的感觉多好啊,再走走吧。"她说:"好的。"

后来我才知道,那时晓旭走路已经有些困难了,但是她没对我说。

那是我们的最后一面。

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

微店有售

扫描二维码

进入购买页面

胡泽红:10月晓旭从法国回来之后,在聚会上的见面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。她还是那样开心和美丽。我们一起就餐,晓旭很开心地吃着素菜,还夸好吃呢!金莉莉刚刚怀孕,她还开着玩笑逗怀孕的金莉莉说"老年得子"。她告诉我要早睡早起,注意自己身体。那天晚上她要早走,我还不高兴,说她不够意思,我想搭她的顺风车回家,所以她又留了下来。吃完饭我们还一起去了国贸,不过她还是提前回家了。事后我才感觉她当时已经病得不轻了!

周岭:我也是在那次聚会上见到晓旭的。她在走之前告诉我,过几天要请我吃饭。到了约定的那天,我把晓旭约我吃饭的事儿给忘了。等到李耀宗提醒我的时候,她已经去了长春,手机也关机。

我知道她会出家,因为晓旭太虔诚了,但我想晓旭要出家也是五六十岁时候的事情了。但事情出乎我的意料。

春节初五,我在西昌的邛海,接到邓婕的电话:"晓旭要在长春出家,我联系不上晓旭,你打电话劝一下晓旭。"

邓婕还告诉我:"周岭和李耀宗正在去长春的路上,要去说服晓旭,不要出家。"

我一怔,打晓旭电话,已经关机,就发信息:"我尊重你的选择,但要三思而后行!"

周岭:春节的初三晚上,我得知晓旭要出家,就要人转告晓旭,无论如何给我打个电话。初四,晓旭打电话给我,说准备出家。我劝说晓旭:"在家修行和出家修行都是一个形式,只要心到就好了。"晓旭听了就哭,说人生苦啊……还说她患了乳腺癌,现在已经骨转移了。我听了很震惊和伤心,就说:"那你等我,我马上到长春。"

买飞长春的机票没有买着,李耀宗就说:"我们开车过去!"

李耀宗:初五,和晓旭的家人一起开车去的,开了十一个小时,在长春会合的。

周岭:到了长春百国兴隆寺见到晓旭,她看见我们很高兴,去了她的住所。坐下她就很详细地告诉了我们她的情况。因为寺里房间说话不方便,我和李耀宗、晓旭的姑姑就在车上谈了两个多小时。她姑姑告诉我们她的病情,听完之后我和李耀宗也觉得晓旭信佛在精神上有了一个支撑,因为有时候人得病精神很重要,如果再加上治疗,那么很有可能出现奇迹。

而且北京307医院有治疗乳腺癌的治疗手段,我就要她姑姑在晓旭出家剃度后回北京,到307医院治疗。我们希望这个奇迹出现在晓旭身上,抱着这样美好的愿望祝福她。

李耀宗:平时都是一头秀发的晓旭已经剪成了短发,她说是为了第二天剃度方便。我对她说:"你从来没有剪过短发,我给你拍张照片做纪念吧!"拍完照片,我对晓旭说:"你这一出家,肯定会引起波澜,外界肯定有很多议论和猜测!为了给外界一个交代,我们必须要有一个东西发布到外界。"

这样晓旭就全权委托周岭作为她的发言人,并在中国科技财富网发布消息。

剃度仪式是从早晨八点过开始的。十点过,我们和晓旭告别,我对晓旭说:"不要轻言往生啊!"她说:"你的话我一定记住。"就很淡然地笑,就是这种淡然和微笑,让不轻易落泪的我哭了!这是我们和晓旭的最后一面。

以前,给晓旭拍过很多照片,从她进入《红楼梦》学员班开始,我的照相机记录了晓旭很多美好又美丽的瞬间。

想起她进入学员班,第一眼看到她,就觉得她很"另类",不是那种一般女孩儿的面容,有自己特有的韵味儿。她是自荐进入剧组冲着林黛玉来的,她的综合素质和感觉比其他人有优势,最后被定为林黛玉的扮演者。

我知道晓旭的拍摄角度,时常会提醒她给我什么角度让我拍,那时的她就像绽放的兰花一样散发着独特的幽香。出家剃度时候给她拍的照片,已经是一朵令人心碎的空谷幽兰了。

袁玫:初四,我得知晓旭要出家的时候正在吃饭,听到这个消息就吃不下去了,不顾一切拨晓旭的电话。终于拨通了她的电话,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"阿弥陀佛!"晓旭听了就笑。我劝她不要出家,她说她已经考虑好,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她过段时间会到深圳的。我说:"那你到了深圳我去看你!"她说:"好的。"那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。

姬玉:晓旭一直都是长发,在出家剃度当天就剪了一个头发,也就是半长的短发,是为了剃度方便。在这之前,晓旭曾经看着镜子说:"我觉得自己光头是最漂亮的!"

她剃度出家的时候,我哭了,哭得特别厉害。

周岭:晓旭出家剃度那天,在兴隆寺有个很隆重的仪式,有两个内容:一是兴隆寺的住持给晓旭举行出家剃度的仪式;二是我代表亲友团主持祝福晓旭的环节。我说,晓旭今天出家剃度也是一个新的开始,新的生命的开始,算是一个生日,那么我们就给她唱一首《生日快乐》。于是,大家一齐唱了起来,晓旭挺高兴,寺里的其他人也很高兴。临走前,我嘱咐晓旭:"一定要回北京!"

晨钟初作,经鼓悠鸣,天气清和,祥光普照。在庄严的梵呗声中,陈晓旭在长春百国兴隆寺剃度出家,法名"妙真",剃度师为百国兴隆寺住持常慧大和尚。

落发后的陈晓旭虽缁衣布屣、铅华洗尽,却依然清丽纤美,如娇花照水,如弱柳扶风。"出家是转换新的身份。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志向和使命,我的选择是由于机缘成熟,更重要的是为了向释迦牟尼佛学习,提升智慧、教化众生。佛教就是佛陀的教育。我今后的工作,是要精研佛学、深入经藏,以佛陀为榜样,专事讲经说法,做一个多元文化的义务教育工作者。"妙真法师如是说。

但不知道为什么媒体知道了这事儿,就在家门口堵着,晓旭就没回北京,后来直接飞去了深圳。

到达深圳的时候也有很多记者在等,晓旭他们是从机场的一个秘密通道走出去。

到了深圳的道场之后,每天就是上课、学法、念经、写讲演稿,有时候晓旭晚上睡不着就起床写经。

周岭:晓旭没有回北京,直接去了深圳。我们就一直保持着联系,几乎是天天打电话。我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回北京?她说过了这几天就回北京。但是她没有再回来。

姬玉:晓旭去世前一个月,我去了深圳。看见她的样子,我说:"你真好看!"她笑,还嘟着嘴、照着镜子说:"是吗?"在晓旭往生前一个星期,她发过一条信息给一个朋友,那个朋友把信息又发给了我:"劝人改恶从善,这个世界就有救了!"真正卧床不起的时间就是一个多月,晓旭真正不能起来就是"五·一"之后,开始她还坚持,后来就不行了……

5月8日,晓旭的情况开始不好起来;5月11日,晓旭的脉搏就很微弱了。后来我就接到很多媒体和朋友的电话,说是晓旭因为癌症才出家的。当时听了,我很生气:因为晓旭这个时候出家,肯定是想寻找一个自己的净土,怎么可能是因为癌症呢?

我了解晓旭的性格,她曾经对我说过:"和你在一起我是最轻松的。"

她说这话不是客套,我是相信的,因为毕竟平时她是董事长,不苟言笑;而我们每次见面,一是我们是好朋友,二是我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,所以我就胡说八道,逗得她哈哈大笑。

这样的晓旭,这样的性格,我宁愿相信她是因为要一片自己的净土出家。

当时我正在"红楼"选秀广东赛区,和扮演袭人的袁玫坐在车上,又接到这个热心观众同样的信息,我看了又说:"扯淡!"

袁玫低声说:"是真的!"

当时我就傻了,身边有人没好说什么,到了我和袁玫单独在一起的时候,袁玫说:"晓旭是癌症,晚期!"

听到"晚期"两个字,我脑子一片空白……从那天开始,我就开始等待晓旭的消息。

但邓婕的电话告诉我--晓旭去世了!

怎么可能?像晓旭这样不该走的人怎么就走了呢?我马上把手机关了,不想接到任何记者的电话。但我不能总关机,因为工作还要和人联系,一开手机,就有记者打来电话,问我晓旭去世我是什么心情?我的回答是:"我在拍戏,我不谈这个事情!"

姬玉:晓旭往生后,听到这个消息,我愣了好久,那几天都很恍惚,后来才知道哭。就写了一首诗给妙真法师,就是晓旭:"没了好友实在感哀,悲从中来。没了好友惦记关爱,心痛难耐!没了好友慧心睿才,黛玉失彩!没了好友尖酸可爱,乏趣无奈!没了好友忧郁牵挂,弥陀永在!"

胡泽红:在《红楼梦》近四年的拍摄时间中与晓旭最亲近的是我、东方闻樱和姬玉,我们四人同住一房近四载,真的有深厚的感情!晓旭走了,使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在有生之年对很多事情有了更深的思考,晓旭她没有走,她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里,一个能让她获得更多安宁的地方,她在保佑着我们,我爱她永远。她最大的性格就是不太喜欢说自己的心事儿,什么事儿都自己扛着。

孙梦泉:得知晓旭去世的消息,我一口气就上不来了,堵得慌,就哭,哭不出声。我这么大年龄了,或许因为自己的父母都健在所以还没体会过失去亲人的痛楚,但是晓旭去世让我第一次哭了。

晓旭在深圳出殡,因为工作还有其他的事情我无法前往,只哀叹:难道我们真的就应验了"宝黛"一场却不能见到最后一面吗?我当时只能做到的是嘱咐邓婕,以我的名义给晓旭一个花圈,表达我的哀思。

晓旭出殡后,大家决定要举办一个追思会。我想,追思会无论如何我得去,不去就失去了我对晓旭表达自己心情的唯一一次机会了!

下飞机,直接去了大观园,熟悉的景致,可一切都已物是人非,在签到簿上我写下:"晓旭,想你。"

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

微店有售

扫描二维码

进入购买页面


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赵文愈    编辑:韦镒    责任编辑:甄腾飞